主题性创作带动油画民族风
更新时间:2019-01-24

  主题性创作带动油画民族风

  当油画传入中国不久,为了迎合中国人的审美爱好,最常用的艺术手法是吸收中国画中工笔画的渲染法,使之去掉光影明暗,以一种柔和的画面取悦观者。新中国美术则转变了此前意识和实际上的局限,以主题创作带动油画民族化的发展,其中以罗工柳《地道战》为代表的“土油画”,实际上是在另辟蹊径的可能性中,通过创作打通另外一条途径。艺术的民族形式对新中国的意思,既有社会的须要,又有艺术的自发。在既要展示民族风格又要发挥油画特点的时期困惑之中,这一时期的油画家深深懂得油画的民族风格非朝夕所能造成,一定经历逐渐形成、始终发展的过程。油画民族化道路上的先驱人物颜文樑、刘海粟、林风眠、常书鸿、倪贻德、董希文、吴作人等美术家的实际,都成为时代中极具研究价值的个案。新中国油画浮现的“民族风”诉求以及具体实践,在这一时代的美术创作中也出现了用油画颜料画中国画、用单线平涂的方法画油画等问题。所以,“不能狭义理解油画的民族风格”,也始终伴随在新中国美术的发展进程中。如同人们深刻意识到,若仅仅停留在西洋的表现形式上,那么,中国派头的油画风格就不能建立。

  新中国成破70年来,油画在中国已经成为一个融入本土的重要画种,与中国画一起成为推动中国美术发展的强劲力量,各个时代呈现的经典作品作为当代文明的主要成果,在美育等多方面施展着关键作用。

  外来文化进入中国之后的中国化是中国文化发展中兼收并蓄的传统。油画从清代开始传入中国后,意大利画家郎世宁等一批西方画家,主动改变画法而融入中国,故得以招为御用。20世纪初,中国的年轻画家自欧洲学成归国后,也开端自发实验将西画画法融入中国创作,开启了油画民族化道路。

陈履生

  1957年,吴作人曾清楚提出:“中国学派的油画,也不可能在今天定下它的规格跟面貌,任何时候也不可能。”正因如此,油画民族化在中国并不表现为一种固定的模式,而是以不同的个人风格显现出这种“民族化”的多样性,展现“中国风”的神色。在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油画发展进程中,从探索“形式美”到正视西方古代艺术思潮,油画在回归艺术本体的努力中,建构中国风格和中国派头的艺术体系,堪称水到渠成。所以,在全国美展以及全国性的油画展览中,存在画家个性的多样性的油画风格,成为当代中国油画发展的整体流向。民众越来越接受油画,油画作为中国绘画的重要组成部分,公众影响力也越来越大。从《父亲》到重大历史题材、中华文化历史题材美术创作,油画作品表现强劲,备受关注。当这些作品与中国画并置时,已表明中国社会已接受了油画。正是因为在发展过程中的中国化,形式语言上的民族风格,使得油彩成为中国画家熟练运用的一种体裁。

  1939年赴法国留学、1943年赴敦煌探索的董希文,由于临摹敦煌壁画而逐步构成了独特的油画民族风格。1952年,董希文接收原中国革命博物馆委托,创作《开国大典》。他既利用了西洋画在颜色表示上的优长,又接收了中国民间年画在色彩表现上的特点跟措施,该作以及此后的《春到西藏》被认为是新中国大力提倡的油画民族化的典范。董希文曾提出“油画中国风,从绘画的风格方面讲,应当是咱们油画家努力的最高目标。”莫朴也说“发现具备中公民族特点的油画,是重要的问题。”潘天寿还说“中国人画油画,要留心中国民族的特色……中国人无论画什么都应该有民族风格。”无疑,这是新中国美术的时期使命。而与之相关的尽力,一方面基于中国艺术的发展历史,另一方面破足于中国的审美传统,同时,又指向当时油画艺术作风单一化的事实。不管是“民族化”,还是“中国风”,实际上就是为传入中国的西方绘画情势培养可能在中国生存的土壤,把西方的化为中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