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家剖析如何彻底驱散“霸王条款”阴郁
更新时间:2018-10-29

  《法制日报》记者        赵 丽

  孟强:多年来,“霸王条款”诚然得到了合同法、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制,但依然存在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一些商家滥用自己的优势地位,对绝对处于弱势的消费者提供不合理的合同条款,更深档次的原因是消费者维权成本高,要支出大量的时间、精神、金钱等才华维权。所以,很多时候消费者都取舍饮泣吞声或者个案私了。相应地,商家设置“霸王条款”的成本低、收益大、危险小,所以消费者未能通过法律手段对不良商家造成有效处分和警示。

  三大原因致长期存在

  刘俊海:开瓶费和包间费等“霸王条款”中有很多不公平的体现,如单方消除消费者权利和利益、单方增加消费者的权利和义务、单方设定经营者的权利和利益、单方免责等方面侵害了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。公平交易权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判断的消费者的一项法定权利,必须得到商家的尊重和保护。

  记者:开瓶费、包间费是被新消法“点名”的“霸王条款”,“只有是打消或限度消费者权利的行动,都属于‘霸王条款’”。2014年年初,最高国民法院在给《中国消费者报》的回函中表示,餐饮业制定的“制止自带酒水”“包间设置最低消费”,均属于餐饮经营者运用其上风位置,作出的加重消费者任务的不公平、分歧理的规定,违反了相干法律规定,属于“霸王条款”,消费者可请求法院确认“霸王条款”无效。

  刘俊海:随着消费者消费举动的多样化,“霸王条款”的存在范畴也在逐渐发生变革。之前多存在于垄断企业,如通讯行业、银行、铁路部分等,跟着时代进步与技巧发展,电子商务市场、购物平台等竞争性产业也相继浮现了违背契约自由和契约精神的“霸王条款”。总体看来,“霸王条款”现象正在由传统合同向电子合同延伸、由垄断领域向非垄断领域延长,甚至在吃穿住行各个方面均有“霸王条款”景象存在。

  邱宝昌:遏制“霸王条款”,需要从轨制上做出改变,要增强完美公益诉讼的法律法规,让公益诉讼制度在主体上扩大,建立社区消费者协会等使其领有公益诉讼的主体资格,让公益诉讼成为维护更多消费者权益的一把利剑。

  刘俊海:多年来始终存在的深品位起因主要有三个方面:第一是一些企业唯利是图,违法收益高于遵法成本的现状使“霸王条款”得以存活;第二是监管有漏洞,监管局部旗帜不赫然、立场不摇动、态度不动摇,使“霸王条款”作为潜规则始终存在;第三是因为财力过错等、成本外部化才干不等同因素,导致作为弱势人群的消费者在面对“霸王条款”时抉择饮泣吞声。这三种起因交织使“霸王条款”蔓延滋生到当初。

  对话人

  刘俊海:考察成果值得寻思。监管部门应当进一步关注消费者的利益诉求,聚焦消费者的消费领域,弘扬法治精力、契约精神,提倡消费者感性、文化、科学、保险消费,掩护公平公平的交易秩序。消费者应增强本人的维权意识,在本身权益受到损害时要学会拿起法律武器维护合法权益,做到明明白白看广告、认认真真签合同、淡定从容存证据、依法理性去维权。

  邱宝昌:“霸王条款”存在于诸多范围,如:电子商务、在线旅行、实体店等,但在电子商务中比拟广泛,同时也增大了执法难度。互联网的便捷使“霸王条款”存在跨地域性、及时更新删除很难查找等特点,对市场监管不能原样照搬旧有模式,应采取“以网管网”的方法,用技术手段去克服因为技能引发的问题。

  孟强:实体店中的“霸王条款”仍然存在,形式更加隐藏。

  邱宝昌:当下确实存在部分企业自律生效的情况。面对这种情况,行业协会应当号召行业会员自律,企业也应该在遵守法律法规的基础上,做出高于法律划定的承诺。在执法过程中,须要消费者加入并不是寄托消费者火眼金睛。监管部门对各行业的乱象高深莫测,重点是要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和更加完善监管部门的治理,对市场进行监管。

  记者:咱们也发现,在互联网背景下,某些不公平条款通过搭载技术手腕使其更具暗藏性,如机票搭售保险服务等,服务类商品的逼迫出售很难得到消费者的认可。

  记者:近日,广东省消委会公布了对全省餐饮行业的调查暗访结果,发明餐饮行业存在一些乱收费问题,长期困扰着消费者,其中收取最低消费问题尤为突出。在接受调查的100家餐馆中,有47家设置了最低消费,占比濒临5成。有个别餐馆吃顿饭最低消费8800元,在“最低消费”外还巧立名目再收服务费。餐饮业长期存在的这一收费现象,目前依然相当普遍。

  《法制日报》实习生       李文静

  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权力保护专业委员会主任            邱宝昌

  管理重在标本兼治

  记者:对“霸王条款”,除消费者加强自我维护意识、多举报投诉外,监管部门应当标本兼治。一方面要加大曝光力度,采用种种处罚办法,提高企业的守法成本;另一方面则要针对这一顽疾,从法律层面对合同的公正性作出明白尺度,对“霸王合同”露头就打。

  记者:确实,就像你刚才提到的,诸如餐饮业设置最低消费,不仅违背了商务部、国度发改委发布的《餐营业经营管理措施(试行)》中对“禁止餐饮经营者设置最低消费”的明文规定,也与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条中“国家倡导文明、健康、节省资源和保护环境的消费方式,反对浪费”的法条相悖。随着消费者消费行为的多样化,“霸王条款”好像也出现了多样化的趋势。

  中国公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  刘俊海

 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养、中国民法学研讨会副秘书长         孟 强

  呈多样化趋势发展

  孟强:依附企业自律,成果未必空想,由于市场经济是竞争经济,企业之间存在竞争,但有时候存在地区差别和信息错误称等原因,竞争未必充分,竞争也未必都是良性竞争,所以如果某些不良企业采取“霸王条款”的获利多于损失,就会导致诚信企业的营利降落甚至经营艰难,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。所以,仅靠企业自律是远远不够的,市场监管部门应当为消费者供给更为便捷有效的投诉举报渠道,并定期发展高效率的合同执法检讨,确保合同法、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对消费者的保护措施落实到位。

  记者:在一些企业自律生效的情况下,也需要相关监管部门切实落实已经出台的法律法规。

  刘俊海:大部门企业都在诚信经营,但也确切有为数不久的企业执迷不悟,只器重眼前利益和财产好处,不顾长远利益和品牌利益。在这种情形下,监管部门应该适当干预、有所担当。要切实落实已经出台的法律法规,对违法违规的企业应批评、罚款,帮助其整改和优化。

  记者:今年“3・15”,在媒体对2005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碰到“霸王条款”时,47.6%的受访者会与商家协商解决;36.3%的受访者向当地消费者协会投诉,请消协露面调处;26.4%的受访者会清楚指出是“霸王条款”,谢绝接受;23.8%的受访者会向工商行政部门举报投诉。也有35.4%的受访者在遇到“霸王条款”时感到无能为力,6.8%的受访者觉得无所谓,不想计较。

  市场监管部门的执法检查重要是行政管理手段,因为合同是当事人之间的合意产物,具备相对性,所以更多的得依靠合同当事人即广大消费者来维权,将合同法等法律的规定利用起来。消费者协会等组织应该发挥自身职能,踊跃举措,根据消费者供应的线索进行考核取证,并提起集团诉讼,对不良商家形成有效处分和威慑,从而减少“霸王条款”侵犯消费者权利的气象。

  孟强:这些数据应该比较切实地反映了消费者遭遇“霸王条款”的处境跟筛选。从实际上讲,当遇到“霸王条款”时,花费者可能拒绝接收,并能够跟商家从新商谈,或者在被迫接受“霸王条款”之后向法院主张合同条款无效。不过,由于维权本钱较高,在权衡各方面得失之后,大多数破费者会决定放弃维权,或者只取舍成本较低的电话投诉方式,由此导致普遍存在的无力感。

  专家剖析如何彻底驱散“霸王条款”阴郁